桃花宝典-多伦多留学圈PK娱乐圈,到底哪个才是留学生的真实生活?

国际教育 PK 409浏览 86评论

关于消费观

娱乐篇

范冰冰是非常厉害的,曾经登上了中国明星福布斯排行榜第一名,一年收入2.44+亿。曾经更是因为这句话,被人称为范爷,那就是:我不嫁豪门,我就是豪门。据悉,她手上有款钻戒戒指4300万!

无论是一线,还是十八线,无论演技如何,有没有代表作,哪个女明星没有个爱马仕,又有几个男明星没辆豪车的……出门不穿身名牌,好意思管自己叫明星吗?

桃花宝典

上面情况就好像多数人眼里的桃花宝典生一样。

不可否认,如果你在Y/F一带多停留一会儿,你会见到超多一身潮牌,开着豪车的桃花宝典生们在街边的店内消费。

他们确实是那一群拿着桃花宝典给他们桃花宝典的钱,在多伦多挥霍的人,也难怪老移民们会瞧不上这些人。

他们谁还没有一件纪梵希,没双椰子;谁还没有一件TB,没个香奈儿。最“入门级”的装备也得是这样的。

有人有钱挥霍,那桃花宝典没给足钱,又想要挥霍的人呢?有些桃花宝典生就此走上了歧路。

更有新闻爆出,桃花宝典生为了赚快钱而在名品店刷假卡,有些当场被逮捕。

然而这些人就能代表所有的桃花宝典生了吗?显然是不能的啊。

哪怕是再纸醉金迷的娱乐圈,也会有像陈道明这样的老艺术家清流,多伦多的桃花宝典圈也是一样,总有一些人在用心好好生活。

前几天一个桃花宝典生说,她经常会叫外卖,无论下雨还是下雪,总是有一个桃花宝典生小哥,坚持在休假时送餐赚小费。

圣诞,元旦,他从来没有停歇过,总是穿着朴素的防风服赚着不多的小费。

当我问起,为什么放假从来不见他休息时,他不好意的挠了挠头,憨憨的笑道:“家里条件不是很好,送我出来也是卖了套房子。自己能赚一点是一点。”

瞧,桃花宝典生里也是有这样积极的年轻人在的啊!

关于业务能力

娱乐圈

现在娱乐圈的流量小花、小生,总是被人诟病演技不行,不敬业。数字小姐,抠图宝贝,让人对娱乐圈有些小失望。

但是谁又见过他们起早贪黑,为了演好一个角色八次十次的要求重新拍,为了在观众面前更好的诠释这个人物?

桃花宝典圈

桃花宝典生也经常被人诟病不好好读书,到处挥霍潇洒。甚至因为出勤率和GPA太低而被拒签。

但还是那句话,虽然桃花宝典生类似的负面新闻挺多的,但依旧有人在勤奋的读书。

和大家说一个以前的学员,在多伦多读硕士,但是双休日经常泡图书馆,找资料。

我以为她只是一个花着桃花宝典的钱,没有什么目标的桃花宝典生,只是想出国镀个金;但沟通下来发现,现在的孩子还是很有想法的,今后就业什么的都已经在做打算了。

当她说起刚来多伦多,被Homestay的阿姨坑,自己从网上各种找资料,和阿姨理论的经历时,还是很唏嘘的:“以前从来都不知道中国人还能这样欺负中国人,出来以后算是见识了,还得靠自己去争取。”

关于感情生活

娱乐圈

娱乐圈的感情混乱,吃瓜群众都知道。P某和李某某事件,还有白某某事件,更让人感叹:一个大染缸啊……

桃花宝典圈

桃花宝典生的感情生活嘛,真的也是一言难尽……

多伦多桃花宝典生为了一个女生打架致死的事件,不知到大家还记得嘛。

事情过去几年了,凶手和教唆的女生现在到底如何了,也没了结果,只剩下死者家属还沉浸在悲伤中。

豆瓣有一篇专门讨论桃花宝典圈感情的帖子,里面的人纷纷表示,什么onenight啊,劈腿啊都见怪不怪了……

不过即便这样,身边依旧有一对桃花宝典党,回国结婚了呢。所以说,清流还是有的嘛对不对!

最后,想引用一位知乎网友对于桃花宝典圈的概括。

桃花宝典圈就是正常中国人的存在。

论阶层:有官二富二,有中产小康家庭,也有穷孩子。

论人品:有四处约炮的种马奇葩,也有正常好好谈恋爱的。

论学业:有学霸,也有学渣。

论价值观:有拜金炫富的,也有不浮夸心思不活络的。

论生活:有买豪车奢侈品一双鞋可以花几十万美金的,有正常生活偶尔吃吃餐厅旅旅游的,也有省吃俭用一分钱扳两半花的。

论交友:几个圈子的形形******的人都多少有些接触(那种特别牛逼的什么红几代和上市公司的公子只能被听说,从来没见过)。总结下来,自己是什么层次的人,就和什么人交朋友。

那些攀比炫富装逼的,恨不得报出自己的来头分分钟吓死你的,都不能欢快玩耍。就这样。

其实真正的多伦多桃花宝典生活是这样滴:

1、能出国的学生,家境大都不错,有大多数学生却过着谨小慎微的日子,毕竟爹娘的钱也是血汗钱,来之不易。

2、出国后极少能在11点前睡觉,即使能在12点爬上床,也要睁着眼到1点才能睡着。啊?为什么?1点能睡着已经算早的了,要是有考试有paper有作业更别想早睡了!

3、也不记得什么时候吃过早餐了,早上有课的话睁开眼就快迟到了,来不及吃;没课的话,就可以睡到中午,已经过了吃早餐的时候了。

所以,不管去哪个国家桃花宝典,自律很重要。网上那些评论仅仅是个别群体,大多数还是乖宝宝的~

(责任编辑:李继伟)